歡迎來到山西焦煤官網    
  • 登錄  |  注冊 收藏本站 焦煤內網 網站地圖▼ 企業郵箱▼
驚雷
發布時間: 2019-06-28 17:23:24     作者:黃雪敏      來源:山西焦煤網      點擊次數:

夏日的午后總是炎熱,而陰沉卻無風的午后就越發難捱,坐著不動也依舊覺得所有的衣服都死死貼在身上,潮濕悶熱……
  陳四元躺在床上輾轉反側,手里捏著蒲扇,可是無論多么拼命地呼扇都未有一絲涼意,沒有大顆的汗珠滑落,只有毛孔里密密麻麻的熱氣蒸騰而出,在他的頭上,在他的鼻尖,在他的皺紋里,一絲絲地往外滲,浸染著他焦灼難安的過往。
  大家都老了,很多年前的事情讓陳四元念念不忘,反倒是眼前的事情他根本不想去過問了,他只會在一個人的時候暗暗嘆氣。
  那時候他還不叫陳四元,他好像是叫陳思源,“四元”這個稱呼還是要從很久之前的四元錢說起。
  那時候他還小,就是莊稼地里野跑的瘋小子,他不懂什么國家大事,雖然還是很窮,雖然還是會餓肚子,但是小小的人兒就是知道沒有了動亂,沒有了壓迫,不必再日日擔驚受怕便是很好的。他知道他們有一個國家了,國家的領袖是毛主席,這就夠了,一切總會好起來的。
  大家一起熬過了抗戰,熬過了饑荒,又迎來了“文革”,其實陳思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“文革”,只是一日日地看一些大哥哥大姐姐走東家串西家,頗是熱鬧。一開始他還跟在后面當“小尾巴”,爹媽的幾頓胖揍下來他便再不敢跟了,只得另尋他處瘋跑。只那一日,他在村口的一顆大槐樹后見到了老鄰居柳文州,一個文縐縐的教書先生,只是今日的他好像把“文鄒鄒”給丟了,身上臉上都是土灰,好似還有血跡,他躲在樹后面小聲卻急切地叫著陳思源,央求陳思源拿個紙條給他的媳婦,還給了他四元錢,一定誰都不要說。陳思源沒有多想,照辦了,他去送紙條的時候才隱約想起這個柳文州不是讓抓走了么?他到底還是去了讓砸的亂七八糟的柳文州家,把紙條給了那個蜷在柜腳嚶嚶哭泣的女人,而當夜她就不見了蹤跡。原來這柳文州被紅衛兵抓走后沒幾天竟然跑了出來,還通過陳思源聯系上了他的家人,逃走了!他是跑了,陳思源家卻倒了霉,就因為這四元錢,各種各樣的大帽子扣了下來,陳思源這才第一次了解了什么是“文革”,什么是批斗!抄家、挨打、關牛棚是少不了的,而當初柳文州給的四元錢也早早充了公,幸而,他還小,幸而他祖祖輩輩都是這個村里的人,沒幾天紅衛兵們便找到了比他更值得批斗的人,也就放掉了他,只是至此,大家便都稱他是陳四元了。
  后來,陳思源才慢慢了解到,那柳文州是地主出身,他的父親是地主,祖上似乎還做過大官。至于給了他四元錢之后他們跑到了哪里,陳思源便再不得知了。之后的日子里這些過往便都煙消云散了,只當個故事偶爾講給后輩們逗樂便罷了。
  想到這兒,陳思源難受得翻了個身,看了看窗外的天,越發陰沉了,現在他的耳邊一直響著他兒子的一句話:“那個柳文州回來了,發跡了!”
  陳思源的兒子也快30歲了,也像陳思源一樣,沒什么成算,平庸單純,可卻又比陳思源多了些想法,應該說是自打兒子在電視上看到了那個他爸爸故事里的人之后,便生出來許多想法,他說陳思源應算是柳文州一家的恩人,他應該去為子孫謀些什么,謀不到好前程,至少也可以謀些錢回來,不能白白受了這些年的委屈呀……陳思源安寧的心還是被攪亂了,他不知道該怎么做了,他看著新聞里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,他睡不著了!窗外貌似起風了,一陣緊過一陣,一個響雷炸開,陳思源驚坐了起來。

(作者單位:汾西礦業曙光礦)

責任編輯:趙超

版權聲明   |   隱私與安全   |   常見問題解答   |   咨詢 地址:中國·山西·太原新晉祠路一段1號 ICP備案序號:晉ICP備05008009號-3

山西焦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  晉公網安備 14010902000081號

中国体彩网唯一官网站